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军事

寂寥尘烟回首多少秋尽

2018-10-16 18:06:21

五月的鸢尾花开的正蓝的时候,我十六岁。可惜没去乡下,没看见这个与我生生相伴的宿命。十六岁,在鸢尾的雅香中极其妖碎的爬过我的年轮。  这个年华,很多人闯入很多人离开,闯入的人匆匆离开,离开的人再也没回来。曾经的轻狂如野,曾经的张扬似夜,一一都在这些人的离开中渐渐淡去。  六月,浩是第一个极关心我的网友,第一次的记忆总是最难忘的。于是在很久之后没再联系之后,还保留这因他改变的习惯。他说“你不要给我说对不起,不要给任何人说对不起,因为这个词你卑微了自己”。  七月,当阳光如毒的入境蜀地时,我选择了躲避,在一个人的房间里一天天的睡觉,想这就这样不要再醒来了。后来认识了很多不认识的人,君,银,攀,雨,天……彼此之间除了说一些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外,心情不好就对骂着,叫嚣着,最终大家也都只是陌路……  八月,孤独以一种异常傲慢的姿态挺进我的生活。忘了是怎么渡过这燥热的盛夏,似乎就那样睡了一觉,七月就跳到了九月。八月什么都没留下,也许十六岁的那年本来就没有八月吧,不然怎么会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呐?  九月,是一个残酷的刽子手,它剁碎了很多比命还重要的东西,把我的十六岁推上了可悲的最高峰。常常在梦中哭醒,常常无神的游荡在痛苦之中。终于明白什么比死还难受,什么比活还痛苦,一个不小心,就没了灵魂。  十月,我以为走到了生命的尽头,桂花染醉了整个学校,绝望沁尽了心房。当最终,我承认是我输了,输的残不忍睹,吐下药丸的那一刻,我恨透了这个世界,庆幸的是我还活着,也还能活着。这个十月只葬了我的心,还算慈悲的留下了我没了灵魂的躯体。  十一月,十二月,2010的一月,二月,在一种非人的状态下活着,恨加绝望一不注意就把我逼上绝路,苦苦挣扎在生死边缘…  三月,出奇的不像春天,迷乱的花色桃花梨雪,只是天沉沉的。终于开始了一个人,回家就只剩下寂寥和孤单。于是又开始逃了,走在没一个认识的人群中,告诉自己,看,还有这么多人陪着你呐!后来有一些人,突然的出现,终于在这个家里,不在只是空气陪我。  四月……  十六岁到此结束

酸豆角小包装
春霖未来城周边配套-烟台
苏州复印机租赁
酸豆角湖南
观澜墅-烟台
不锈钢水壶图片
酸豆角 泡豇豆
观澜墅户型图-烟台
广东不锈钢水槽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
jK>X%'_0!aťMcDF`RݒT[ &3^Ъ{nsRɼ 68!jcGp gd3& [)Oh8bkӡu<"ф:m54~iBN1^xJMm執Y(:omn P嫛vj7s+LvnZ!I"YŚ D.ئAU6<:kQ][~8oxd:%~L:׺rjа=H#sRҥL")7ӆvC{{漴Me]TK*lˀ ůJ]vefw7 KX13g*[я@/R}]״ƻ ]=zEA",Qͤ8'86yk: ˃o-R6---Np[---->